王德滋:缅怀挚友何平同志

发布时间:2021-12-27 字体:[ ]

何平同志是我的挚友,我们从相识、相知到成为挚友已超过半个世纪了。2020年6月5日清晨,他在江苏省人民医院心脏停止了跳动。噩耗传来,我感到怅然若失,心情久久难以平静,一幕幕往事又清晰地呈现在眼前。

1962年,何平同志在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毕业,分配来南京大学工作。他在南大先后担任过化学系总支书记、历史系总支书记、组织部副部长兼人事处和学生处处长、党办主任兼校办主任等职务。他在南大是职务变动最多,工作最忙碌的干部。每次工作变动,他都无条件服从,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一些老的南大人特别是化学系、历史系的老教师,都对何平同志怀有亲切感,认为他工作勤奋,平易近人,是一位难得的好领导。

1963年我从地质系调至教务处,担任副处长。何平同志的夫人姚平同志也在教务处工作,她为人很热情,和我的夫人洪奉青感情融洽,相见恨晚。那时,他们家住金银街,我们家住在大钟新村。由于两个家庭频繁地往来,我对何平同志的接触也多了起来。他比我年长一岁,入党时间比我早,觉悟也比我高,既是我的挚友,又是我学习的榜样。

何平同志是江苏东台人,家住农村。1943年,他17岁读高中时就参加了革命,加入了中共地下党。由于东台、如皋、海安一带的农村早就是新四军活动的根据地,何平同志投笔从戎。在解放战争的一次战斗中负伤,成为二等乙级革命伤残军人。何平同志从不炫耀自己的革命历史这是最近我读姚平同志的回忆录方才得知。

何平同志党性很强,觉悟很高,有三件事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文革初期,匡亚明校长挨批斗,造反派夺了校党委的权。不久,造反派分裂为两派,工、军宣队进驻学校。1968年,接到中央通知,要求做好毕业生的分配工作。当时南大的学制为五年,共有六届学生需要分配,工作量非常大,涉及几千人。工、军宣队不熟悉学校情况,因此感到棘手。因为何平同志做过人事处处长、学生处处长,熟悉业务,遂委托他主抓这件事。何平同志需要组成一个专门班子,除了学生处原来的一些干部参加外,还需要从全校教师和干部当中抽调一些人参加。毕业分配工作政策性很强,而且涉及个人利益,两派都想挤进来。何平同志立场鲜明,态度坚决地说:“我是党的部长,不是“派”的部长。调人是根据工作需要,不应该考虑这派那派。”他的话语掷地有声,充分体现了共产党员的原则立场。

何平同志离休后,2000年检查出患有晚期胃癌,由于他早已建立了革命的生死观,思想并不紧张。他与夫人商量后,动了大手术,将胃全部切除,让食道与小肠相连,从此成了一个无胃之人。手术后住在鼓楼医院干部病房休养。有一次我去医院探视,他谈笑自如,谈论国家大事。他还认真学习《马恩全集》,阅读报章杂志。出院回到家中,与正常人一样生活。我去二号新村探视他,我们在客厅里,何平同志大谈特谈“反腐倡廉”问题,他说:“这关系到我们党能不能长期执政的大问题”,何平还说“腐败分子是长在党的肌体上的毒瘤,必须毫不留情地切除,要老虎苍蝇一起打。”他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无胃之人,与病魔斗争了20年。他的这种忘我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何平同志积极主张殡葬改革,主张死后不留骨灰,不与活人争地,应该向老一辈革命家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等学习,向大海、大地撒掉骨灰。他与姚平同志志同道合,早就与南京“红十字会”签订了协议,志愿捐献遗体,供医学解剖,为医学研究作贡献。当我看到姚平同志携三个儿子在病榻前向何平同志遗体告别的照片时,我思绪万千,肃然起敬。简短的告别仪式结束后,载有他遗体的灵车直接开往南京医科大学接收站,实践了他自己的诺言。

何平同志离开我们已经一年多了,他留下来的精神财富弥足珍贵。我写了几句感言,希望后辈继承和发扬何平同志精神,这是我们对他的最好纪念。

感言:缅怀故友,心潮难平。公正无私,清廉自律。立德树人,师生楷模。斯人已逝,精神不朽!
 

 何平同志(左四)等六人在匡亚明塑像前的合影
取自《南大校友通讯》2021春季号

何平简介

何平,1926年10月出生,江苏省东台市人。1943年9月在东台“四联中”加入中国共产党,为中共“四联中”地下支部党员。曾任苏中一分区政治部调研组员,如皋独立团连队党支部书记、副指导员,一分区指导员;东台县荣管科科长,泰州专属荣管局副局长,江苏省财政厅人事处处长。1960年1月抽调至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系学习二年,毕业后分配至南京大学,历任历史系、化学系党总支书记,校党委组织部副部长兼人事处处长和学生处处长,校党委常委、党委和校长两办主任,校革委会副主任。“文革”后,调南京中医学院,任副院长、副书记,南京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等职。1988年离休,2020年6月5号去世。是中华眼库协会会员,南京红十字会“遗体捐献志愿者”,二等革命伤残军人。
摘自《南大校友通讯》2021春季号

(来源:《银潮》2021年第12期,刊文有删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