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语学院】三尺讲台存日月 一支粉笔写春秋 ——大学外语部退休教师侯焕镠访谈

发布时间:2023-12-13 字体:[ ]

侯焕镠教授,1937年生人,1956年报考南大外文系法语专业,但被录取在英语专业,先后任教于南京大学外国文学语言系普通英语教研室和南京大学大学外语部。侯焕镠教授自1982年起与外文系的解楚兰教授(侯教授学生时代的恩师)一起担任南京大学副校长、英语一级教授范存忠先生的助手,在此期间,与解楚兰教授共同开设《英语语言史》,广受学生欢迎。如今侯教授退休后作为南京大学金陵学院的返聘教师,继续奋斗在科研和教学的第一线。

引言

在前去采访的路上,有曾经拜会过侯教授的同学说,教授是一位非常健谈、非常“e型人格”的老先生。果然,一见面我们便被侯教授清晰的谈吐和敏锐的思维所折服。老教授今年已经86岁高龄,但是仍然目光炯炯、精神矍铄,正是一代文人风骨。

博闻强记 青年才俊

在交谈中,同学们无一不惊叹于侯教授良好的家庭教育和意气奋发的青年时代。侯教授是1937年生人,1956年报考南京大学外文系法语专业,后被录取在英语专业。当被问及为何选择法文专业时,教授表示自己的父亲就曾在南开大学学习过法文,后因天津麻疹疫情转到了复旦大学,所以便有了想要攻读法文的念头;并且南京大学当时的外语专业在国内首屈一指,几乎所有的一级教授都汇聚在此,如范存忠教授、陈嘉教授等等。提到与南大的渊源,侯教授如数家珍,我们仿佛透过他朴实的话语回到了那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名士大家的高风峻节、鸿儒硕学的博洽多闻,都让人深深地为之叹服。

见多识广 赤子之心

“外语专业的学生能够在对象国当地生活一段时间是非常好的经历,大家一定要抓紧时间练习口语和听力。”侯教授的海外经历十分丰富,先后在加拿大、美国学习工作过。1980年初,在国家教育部的安排下,侯教授作为“特殊的学生”(special student)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进修英国文学和英语语言学,后又成为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访问学者”。当时也在多伦多大学英文系读书的有后来担任北京外国语大学副校長的金莉。提起这段经历,侯教授笑言:“当时的课我可以随便听,但是文学的课我听不懂,但这并不是语言的障碍,而是背景知识的欠缺,中国的文学批评主要站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角度,而当时的西方文学批评则多使用弗洛伊德的理论”。提到语言学,侯教授更是展现了相当渊博的知识储备,他对如今的ChatGPT与乔姆斯基的生成语法理论的了解也十分深入,让我们这些后辈自愧不如。

在上世纪,中美两国之间的经济差距还比较明显,在薪资、工作条件、生活条件等各方面都好于国内的情况下,侯教授是否曾有留美工作的考量呢?他给出了这样的答案:“我回国的时间一天都没差。我对西方是比较了解的,许多人都有一种误解,认为美国遍地是黄金,这纯粹就是不了解美国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看法。在美国生活得很好的华人大多是在自己的出生国已经靠自己的努力积累起一定财富而后移民到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的人。想要抱着发财梦去美国简直是天方夜谭。”对于目前社会中一些人宣称压力过大的过激言论,侯教授则犀利地指出:“美国就一定没有竞争吗?就一定自由自在吗?”他用华盛顿邮报中最新的数据一语道破了美国医保中存在的覆盖面严重不足等问题,同时也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国外的人也大都是普通人,还是要摆正自己的心态,靠自己的努力拼出自己的未来。

白首穷经 谆谆教诲

在交谈中,我们得知,教授虽已80多岁的高龄,但是每天坚持读书读报。我们作为外语专业的学生,应该“多多阅读文学作品,勤练勤写、多听多说”。他推荐我们读一读《参考消息》及其每周一的英语专栏,教授表示这是一份质量很高的报纸,无论是选题,还是中英文的表达水平都非常高,文笔斐然,值得大家学习。南京大学作为一所综合大学,其外语专业相比起纯语言类大学的侧重语言练习,特色便在于学术研究。当被问起当年南京大学本科生的课程和如今的课程有何不同时,教授表示,当年南京大学外国文学语言系各专业的课程绝大多数是文学课程,原本南大外文系的普通英语教研室和专业英语研究室属于一个编制,如今普通英语教研室已经独立出来,成了今天的大学外语部。采访的同学中有两位笔译专业的研究生同学,侯教授更是不厌其烦地对大家说:你们作为新一代外语专业的学生,现在正是用翻译将中国的故事、中国的作品、中国的文化宣传出去的好时机。

在17世纪,德国的教育最为发达,美国则意识到了教育的重要性,师从德国。侯教授非常感慨:在教育上,美国可谓是投资眼光非常长远。而如今,中国年轻人的整体素质已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中国的经济强、国力盛,都和中国年轻一代的崛起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现在的年轻人就应该多交朋友、广交朋友,用更友好的态度、更宽广的胸怀面向四海八方,将中国的友好意愿传递向世界各地。”

除此以外,侯教授也非常关心大家的个人生活。对于现在的研究生们应该如何应对“独处”这一问题时,侯教授爽朗大笑道:如果像我一样怕烦怕吵,那一个人独处反而是好事,一个人可以做好多事情,要学会和自己打交道;你们同学如果觉得孤单,可以去处对象、谈恋爱,男孩子不要害羞,女孩子也要大胆交友,实在没有交集的机会,那就应该党支部团委带头当红娘,谈恋爱也是组织要重视的个人问题嘛!言语之中,无不体现了一位睿智老者的清明豁达和对晚辈的理解爱护。

结语

采访结束以后,侯教授热情地想要留我们共进午餐,但因同学们下午还有一些安排而未能如愿。教授住的养老社区看起来非常大气舒适,同学们都感叹今后也要好好赚钱争取退休以后也能住上这样养老社区。离教授住的单人“豪华公寓”不远处便是真正意义上的养老院,里面住着的都是生活难以自理的老人们。教授笑着说,“以后当我一个人生活不方便了,我也要请个护工搬进这里咯”,言语之间并没有对生老病死的无奈和宿命感,而是透着一股自由与随遇而安的诗意。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走过意气风发的青年时代,看过世界的繁华仍不忘初心,三尺讲台、一支粉笔——侯教授的人生就像一本厚厚的书,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中,我们只能窥见其中的精彩一隅,但是其话语和精神中传递出的昂扬与豁达,乃是吾辈自强不息之源泉所在。



分享到: